首页 > 基金 > 正文

公募中报净利润相差悬殊 方正富邦国金跌落榜尾

2017-09-09 12:54:00

  《红周刊》作者 张桔

  随着上周A股上市公司半年报披露落幕,内地约半数基金公司的经营业绩同时曝光;统计显示,因为股东构成中涉及上市公司,54家基金公司暨持牌代销基金的券商被掀起了盖头,直面投资者。Wind数据显示,这54家遭曝光的机构上半年合计净利润约为120.66亿元,平均净利润约为2.23亿元,创出了历史新高;但就单家而言,上述机构贫富不均,方正富邦基金上半年净利润约为-3629.09万元,国金基金上半年净利润约为-3279.78万元,成为这一阵营中仅有的两家净利润下跌超过3000万元的机构。

  基金公司的“马太效应”

  如果说2016年部分基金公司借助委外的东风实现超车,但2017年上半年,在监管收紧的背景下,基金公司又回到了内功比拼的老路。

  而从整体上看,上半年A股市场少见的“一九行情”,实际给了重配白马蓝筹的公募以机会,反映到这54家机构业绩上而言,《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其中只有5家基金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负,其余49家录得正直;天弘基金当仁不让地以10.96亿元的净利润匹马领先,工银瑞信基金则以9.43亿元的成绩紧随其后,易方达基金凭借6.27亿元的成绩排在了第三位,京城的另一家老字号华夏基金则以5.34亿元的成绩位列第四位,而这一排行榜前列的公募,基本上也是规模榜中排名前十位的公司。

  究其这几家基金公司半年净利润出色的原因,我们或许可以看到两种不同的路径:一是净利润同比大增约87%的天弘基金。与以往业绩出色原因相同的是,天弘基金业绩之功基本拜余额宝所赐。二是深耕二级市场发力权益类产品的华夏基金。相关数据显示,除去旗下国家队基金外,华夏回报A、华夏回报H、华夏全球精选、华夏回报2号、华夏蓝筹核心等主动权益型基金在上半年均实现可观的收益。

  不过,在整体“莺歌燕舞”的背景下,被曝光基金公司中还是传来不和谐音:5家基金公司上半年净利润录得负值。具体说来,除去前述两家基金公司外,先锋基金净利润为-373.40万元,九泰基金净利润为-1383.48万元,太平基金的净利润为-88.95万元。

  除此以外,记者还注意到,被曝光基金公司中还有两家净利润虽然录得正值,但具体的数字也未及百万,基本属于微利忽略不计的状态:其中,江信基金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7.99万元,西部利得基金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3.45万元。

  对此,资深基金分析师常玏向记者总结,就基金公司经营情况来看,上半年其实货币基金增量还是比较明显的,带来了管理费的增量收益;而且部分基金公司的一些个性化产品获得了很不错的投资业绩,例如沪港深类基金产品,其持续营销的增量也比较喜人。

  方正富邦、国金“全透析”

  那么,相比“先进生”,方正富邦和国金两家基金公司的净利润缘何如此惨不忍睹呢?

  首先看垫底者方正富邦,Wind数据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8日,目前旗下的基金资产规模约为167.80亿,较去年同期缩减了26.59亿,在内地117家纳入排名的基金公司中排在了第73位。从规模分析,该公司的规模在2016年第三季度时达到“巅峰”,彼时公司的资产规模约为232.3亿,但在去年第四季度公司的规模就降至160.2亿,缩水了将近31%;随后的几个季度,方正富邦似乎也未能恢复元气,其资产规模一直停留在160亿一线徘徊。

  基金公司管理规模的下降势必会导致管理费的减收,从而影响到基金公司的业绩表现,就方正富邦而言,2016年年中时,方正富邦的净利润为-353.39万元,对比今年中期的数据-3629.09万元,该公司一年时间净利润狂降了926.93%。仔细探寻其中原委,除去管理规模下降的因素外,方正富邦基金还面对林林总总的问题。

  对此,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称,首先,今年4月份,方正富邦因基金投资运作、基金销售、风控合规等环节存在多项业务违规被证监会责令整改,子公司方正富邦资管也被责令改正,暂停受理特定客户资产计划备案6个月;其次,货币基金在该公司的产品结构上占据了很大的比重,但方正富邦鑫利宝在成立仅两个月时就遭遇大额赎回,一度传出要清盘的消息,8月还公示了基金经理更换的情况;此外,5月,该公司的董事长和督察长双双因个人原因离职,7月董事长何其聪也闪辞,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其实,不仅今年中期如此,记者查阅该公司的相关资料,在成立以来的历年中报净利润数据中,除去2015年上半年有所盈利外,方正富邦其余年份中报净利润均录得负值,由此可见“业绩”不佳非一日之过。

  相比方正富邦的管理规模缩水,国金基金的情况则完全不同。Wind数据料显示,从近3个季度的管理规模来看,国金基金呈现出逐季增长的态势。2016年第四季度,国金基金的资产规模约为186亿,今年一季度末,该公司的资产规模提升至246.6亿,二季度末则进一步提升至325.1亿,公司的排名也从第67位升至第60位。

  但是,国金基金的上半年净利润数据同样“难看”。接受《红周刊》采访时,大金泰石识基研究院核心分析师王骅指出,国金基金也是一家货基比重很大的公司,权益类产品的规模都不大且或多或少出现了净赎回,但仅国金共赢一只货基一年的规模就扩大了约90亿,因此从规模上看国金基金的经营情况还是良好的。

  至于中期净利润“大额赤字”的原因,他判断,这很可能是由于监管要求,公司子公司千石创富资本的通道业务收缩所导致。具体说来,从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来看,去年一季度,该子公司在基金子公司专户管理资产月均规模中排在了第18位,彼时的管理规模为1725亿元,但之后该子公司就从未在这个榜单上出现过,而今年二季度这一最新榜单中的最后一位规模为1483亿元,从这些数据上分析,千石创富的管理规模可能至少缩水了240亿左右,这或许才是国金基金净利润下跌超过3000万元的主因所在。

  货基收紧路在何方?

  实际上,当基金公司上半年的净利润揭晓时,2017年也仅剩下3个多月的时间了,最后一季各家公募的利润情况又将发生怎样的改变呢?

  毋庸置疑,最大的变数在于货币基金上。9月1日,证监会正式出台《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其中影响最大的几条规定诸如:要求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采用摊余成本法进行核算的货币市场基金的月末资产净值合计不得超过该基金管理人风险准备金月末余额的200倍;而且,当货币市场基金前10名份额持有人的持有份额合计超过基金总份额的50%时,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不得超过60天,平均剩余存续期不得超过120天;投资组合中现金、国债、中央银行票据、政策性金融债券以及5个交易日内到期的其他金融工具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合计不得低于30%......

  综合《红周刊》采访,新规的出台不仅会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货基的收益,同时也将限制货基的规模增长,而这对于内地公募中部分依赖于机构定制版货基撑门面的中小基金公司无异于“灭顶之灾”。数据显示,根据华宝证券的测算,目前公募中风险准备金缺口较大的基金公司为天弘基金、工银瑞信、平安大华、兴业基金、国寿安保等公司。

  对此,常玏向《红周刊》表示,当货币基金新规实施后,其实最要担心的是公募基金机构业务的萎缩,其可能会对基金公司未来的营收带来较大冲击,预期未来基金公司或重回重渠道销售的老路上来;而北京某基金公司中层亦指出,从今年对公募行业严监管的思路揣测,接下来可能只有FOF和养老金类产品是行业发展的重点了,基金公司提升业绩需着力抢滩!

上一篇:月薪5000日子难熬 “奔私”者回流公募
下一篇:最短命基金诞生:成立到清盘只用了3个月